连载短篇小说| 仿生人_科幻轻小说_第三章

发布时间:2021-10-26 11:40
浏览次数:8





走过拱桥,再走一小段石子路,来到一幢两层的大宅前,红墙绿瓦,比起其他宅院,它显得平平无奇。



“爱丽丝大小姐,这是主宅,也是整座大院的中心,老爷、夫人和太老爷都住在这,您的房间就在后边,我领您过去”也哥介绍道。

“嗯”。

虽然只是回到自己的房间,但却有一点小期待,失去记忆的我仿佛失去了一切,一路上我没有问也哥我以前是什么样子,因为我害怕,如果不像她,我可能连这个家都不敢踏入。

 

“爱丽丝姐姐!”一个12岁左右的小女孩出现在我们前面,她眼冒金光,兴奋大喊,张开双手,朝我冲过来。

“纯子,爱丽丝大小姐刚出院,不得无礼。”也哥弯下腰想要抓住飞奔而来的小陀螺。结果纯子只稍微变向,就躲过也哥的手。

还顺便嘲讽了一句“笨蛋老爹,想捉我,再练100年吧!哈哈哈哈!”

 

老爹?这个小女孩叫也哥“老爹”?咦?这个小女孩是也哥的女儿?

 

此时,严肃的也哥脱下皮鞋,毫不犹豫地丢了过来,用低沉带着些许怒火的语句“纯子!给我停下来”。

鞋子在天空划出一个弧度......

“啪!”鞋子准确地砸在纯子的后脑勺上,纯子发出“哇额”的声音后,直直倒在我面前,扬起一阵尘土。

 

看到这番景象,我有些不知所措“那个......也哥,你女儿她......”。

“非常抱歉,让爱丽丝大小姐受惊了”,严肃的也哥连鞋子都没穿回去,不停地鞠躬道歉。

 

我指了指地上一动不动的纯子问道“你女儿?”。

也哥绕了绕头说道“嗯......是我女儿”。

我看着没一点动静的纯子问道“她......死了?”

也哥楞了1秒,说道“没事的,纯子很耐打”。

很耐打?她是沙包么?你们是什么奇怪的父女关系?


“嘿嘿!”本来没有动静的纯子,此时正偷偷看着我,小嘴巴翘起一个弧度,好似诡计得逞。

“爱丽丝姐姐!”纯子突然复活,很有弹性地跳起,双脚夹在我的腰间,双手抱住我。

等我回过神,她已经紧紧黏在我身上,头在我胸口来回蹭。

把地上的尘土都蹭到我身上。

 

但没蹭几下,纯子身体开始微微颤抖,手抱得更紧,“爱丽丝姐姐我好想你”。

刚才还活蹦乱跳,现在就开始哭了起来。

我阻止了也哥想把纯子从我身上拽下冲动,虽然我一点都没想起关于眼前小女孩的事情。

但,她应该很喜欢爱丽丝吧,以前的我。

我轻轻抚摸着纯子圆圆的小脑袋。

 

周围没什么声音,只有竹子的沙沙响声和纯子的抽泣。

此时,也哥身体一直,眉头一皱,身体迅速转身。

 

一袭白衣出现在我们眼前,双手交叉置于腹部,脸上挂着微笑,正是我的母亲。

“爱丽丝,太老爷想见你”她的声音平淡,没有起伏。

“夫人,我这就领爱丽丝大小姐前去”,也哥说道。

“不用,你和纯子留在此地,我领她过去即可”。

“是的,夫人”。

 

她看了我一眼,朝走廊走去,我默默跟上。

也哥像抓小鸡仔一样提着纯子。

“爱丽丝姐姐,我们等你回来!”纯子对我喊道。

“要叫爱丽丝大小姐”,也哥敲了纯子的头。

纯子瞪了也哥一眼,狠狠地吸了一口鼻涕:“哼”。

我微微一笑。

 

白色裙角在眼前飘扬,母亲的每一步都是一样的距离,抬脚都是同一个高度,像一台精密的打字机发出“咚咚咚”。

 



在走廊尽头,有一扇木头门,母亲敲了敲门,没有回应。

她轻轻推开,示意我进去。

我看着她的脸,想叫一声妈妈,但最终我还是没说出口。

 

屋内干净,放眼看去除了一些挂在墙上的书法作品,只有在窗边摆着的一个茶几和一把椅子。

坐着一位老人,穿着灰棕色的衣服,沐浴着一天最后的一缕阳光。

他朝我招了招手。

 

我走到他身边,没有椅子,只能站在他面前。

老人坐姿端正,银白而茂密的头发光洁顺滑垂落肩头,身上没有多少肌肉,面容枯槁,看得出他个子很高,骨架很大。

一双浑浊的眼睛看着我,干裂的嘴唇,微微张开闭合“真的好像”。

接着,他看向窗外说道“爱丽丝,你觉得,一个人,如果她的灵魂消散了,而她的肉体依然行走在这世界上,那她算活着还是死了?”

我想了一会儿,既然灵魂都消散了,那么肉体不就是一个空洞的容器而已。

于是我回答道“死了”。

爷爷摇了摇头,回头看向我,慢慢地说“人的存在和神明一样,都活是在别人的心中,只有所有人心中的对于她存在的认知都消失了,那这个人才是真的死了”。

 

他这个理论过于唯心,唯心理论总是充满矛盾。

“那这么说,他的遗物算不算存在的证明呢?这不是矛盾么?”我问道。

“那些当然不算,佛法有《阿赖耶识》一说:一切众生阿赖耶识本来而有,人死后的灵魂(存在)都会汇聚于它,它就像一个湖,人回归于此,也出生于此,所以人心中的存在也是人活着的证明之一,也就是存在即合理的原因”。

我并不是很理解所谓阿赖耶识是什么,但我也不想继续反驳,反驳老人家是一种没有意义的事情,因为他们的想法根深蒂固,我也就没继续开口。

 

他举起颤巍巍的手“来,让我摸摸你的头”。

我并不反感,因为长辈都很喜欢摸晚辈的头,像是一种宠爱的象征。

我蹲下身子,让他的手可以够得着我的头。

他轻轻地摸了两下“可惜,我有很多话想对你说,也有很多事要为你做,但却没有机会了。”

 

他把手缩了回去放在把手上“爱丽丝,我的孙女”。

 

我抬头看向他,夕阳在他的身体打了一层温暖的橙黄色,他和蔼地看着我。

我的心一紧,有一些担忧。

“爱丽丝,多感受别人对自己的情感,那些也是你的真实存在的证明。”

 

我以为今天的话题应该是亲人之间的家常对话,爷爷对于孙女的宠溺,但也许这就是爷爷的风格吧。

我再次抬头,此时爷爷已经低下了头,双手无力下垂,像被妖精吸走了精气,我摇了摇他的手臂“爷爷?”

 

门被打开,母亲走了进来,不急不缓走到爷爷身边,把手探向他的脖子。

我站在一边愣愣地看着这一切。

母亲缓缓转头看向我,眼睛的瞳仁闪着蓝色亮光,依然保持着微笑,显得十分诡异。

 

我打破沉默问道“母亲,爷爷他怎么了?”

她没有回答,像照片定格在那里。

阳光开始消散,温度瞬间下降了2.3度。

我想逃离这诡异的房间“我......我去叫也哥过来......”

我话没说完,感觉脖子被什么东西卡住,向下一看,一只洁白的手臂不知什么时候抓住我的脖子。

 

“母亲,放开手......”

一开始我还想保持矜持,认为她是因为爷爷的死失去了理智,另一方面心里也认为一个中年妇女并不能对我怎么样,我用断断续续的语句解释人不是我杀的,一边想掰开她的手,但发现这都是徒劳无功的。

随着脖子疼痛袭来,缺氧的恐惧让我开始挣扎,我踢他,抓她头发。

她诡异的微笑让我感到害怕。

我要死了吗?

 

“不要碰爱丽丝姐姐!”

这时,纯子出现在门口,她飞奔进来,在接近母亲的时用力一蹦,像一只肥硕的海豹跃出水面,头狠狠撞击在母亲的腰部。

 

“嘭”一声闷响,母亲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在地上滚了几圈。

而纯子倒在我面前不远处,晕了过去。

我不争气地坐在地上,手脚颤抖,一边咳嗽一边大口呼吸。

 

“爱丽丝大小姐!”

看见也哥跑了进来,我不争气地哭了起来“也哥”。

也哥站在我身前“爱丽丝大小姐,虽然不是时候,但是现在请您先不要哭”。

 

不远处。母亲站了起来,依然面带微笑。

“痛痛痛”,纯子艰难起身,摇摇晃晃找不到方向。

 

“纯子,带着爱丽丝大小姐离开”,也哥说道。

“笨蛋老爹,我留下来胜算更大吧”,纯子回答道。

也哥回道“老爷和师傅很快就会过来,我拖住夫人几分钟问题不大,现在优先是保护爱丽丝大小姐的安全。”

 

母亲慢慢走近,曼妙的身姿,飘扬的白衣,却透漏着冰冷。

“好吧”,纯子拉住我的手“姐姐,可以站起来吗?”

我点点头。

 

母亲当然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我离开,她突然爆发出常人惊人的力量,朝我冲来。

诡异的微笑和紧紧盯着我的那双眼睛,让我双腿发软。

也哥出现在我面前,挡住了母亲,壮硕的身躯后退了几步。

 

“快走!”也哥咬着牙说道。

“笨蛋老爹,可别死了”。

“哼,当然”。

 

纯子,拉着我的手,也不管我能不能走得动,把我拽出了门。

 

逃离了房间,我依然十分害怕,手脚冰凉。

 

跑了不到5分钟,纯子停下脚步“我们就在这里等老爹吧”。

我看向四周,正是大宅的入口。

纯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师公马上就会过来了,爱丽丝姐姐不要害怕,师公可厉害了。”

 

现在我脑内一团浆糊,但我还是问出了一个最想知道答案的问题:“母亲为什么要杀我?”。

纯子眼神有些犹豫,嘴巴呢喃着“因为她只是个仿生人,它错误地识别姐姐是凶手。”
阅读更多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