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生人的“恐怖”理论,真的恐怖吗?

发布时间:2021-10-05 18:07
浏览次数:17
结合最近的世界机器人大会以及较之前的游戏《底特律:成为人类》之类的讯息,仿生人或仿生机器人等字眼逐渐走入大众的视野。提到仿生人就不得不提与之对应的“恐怖谷理论”,该理论是是一个关于人类对机器人和非人类物体的感觉的假设,它在1970年由日本机器人专家森政弘提出,其指出当机器人与人类相似程度达到特定程度时,人类对他们的反应会突然变得极其反感,哪怕机器人与人类有一点点的差别都会显得非常显眼刺目,整个机器人显得非常僵硬恐怖。
这样“恐怖”的言论在人类社会中蔓延,开始审视起来对仿生人的研发和期待,仿生人被放上未来舞台上,饱受各种争议,仿生的意义在于给予人类一种帮助和便捷,如果会伴有未来“恐怖”假设存在,那么是不是就停止对仿生人的一切探索。人类并不是闭塞的人种存在,会从盘古开天辟地到现在先进的人类文明社会,人类就是一路探索出来的,一个假设并不能成为阻止人类脚步的绊脚石。

仿生人的科技基础,旨在于对未来多类型人形机器人的一种畅想,人形机器人对未来各行各业的帮助是呈现上升趋势的,模仿人类的行为和情感给予人形机器人很大的便利,就比如彼之良自主研发的Lilith(莉莉丝)系统所搭载的功能可使系统不断的学习功能,不断的模仿“人类”的语言逻辑及面部表情与肢体动作,并从中分析出相应的场景与情绪,从而能无限趋近于一个“人类”的行为逻辑与情感表达方式。
人类对于一个仿生人的相处曲线,到后期会趋近于“恐怖”存在的理念,至今依旧被各言论家争论着,卡内基梅隆大学的人类-机械人互动研究者Sara Kiesler质疑恐怖谷的科学地位,提出“我们有证据显示出它是对的,也有证据显示它是错的”。这个理论没有数据模型作为佐证,所以反而引起科技研究者们开始对仿生人的兴趣,既然要验证,那么先生产出来再去验证不就可以了吗,对未知的探索不比围绕一个假设更加有趣吗?
彼之良对仿生人的启发始于对《黑镜》第二季第一集《马上回来》中,玛莎和机器人男友艾什的故事情节,想给予未来人类社会提供一种服务型的仿生人,给予情感以一种寄托,给予一种孤独的陪伴,这样的仿生人和“恐怖”毫无关系,它被存在,旨在于对人类饱含善意,让一类人感受到这个世界的善意。

彼之良的仿生人3.0拥有类人类的外表存在,仿生的外表皮材质接近于人类的表皮皮肤组织,摸上去的手感也会更加真实,整体支撑仿生人的内骨架结构,将会延伸细节处理,保证类人骨的关节处能够有更好的延展性和活动性。更精细的设计只在于让仿生人在投入使用的时候有更好的操作能力,模仿人类行为去完成自身的行为学习能力。
仿生人就现在的研发进程来看,并没有什么“恐怖”可言,更多的是对仿生这一序列词未知的一种好奇和探索,仿生人给予未来的贡献是无限大的,不应该只是因为一个理论就故步自封停滞不前。彼之良想创造的未来时代是仿生的机械时代,以善意拥抱,驱散所有“恐怖”!
阅读更多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