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生人偶| 超凡双生:一个不属于仿生人世界的游戏_底特律:变人_仿生人

发布时间:2021-10-09 11:56
浏览次数:14
暴雨

仿生人系列游戏:《暴雨》

       很多人认为暴雨操作复杂,但个人而言更喜欢暴雨。暴雨让我感觉像是一场成熟、有意义和大胆的叙事冒险。在某种程度上,开创了基于决策和角色戏剧性的玩法。

       但在另一方面尽管暴雨有所创新,但在各种可能的方面都是可笑的幼稚。剧中的角色是令人讨厌的陈词滥调,无论是哀悼的父亲,矛盾的联邦调查局特工,还是为了追求故事而剥光和贬低自己的女记者。它有着情节漏洞和对话的成熟阶段,即使在今天,它们仍然不断被用作表情包被嘲笑着。

超凡双生

仿生人游戏:《超凡双生》

       超凡双生让艾略特·佩奇担任主演,并再次描绘了一个女主人公经历了考验和磨难。这都是在追求角色成长的故事,但是考虑到Quantic Dream的游戏文化,做出来的作品感觉就像把女主当做二等公民,这款游戏在商业上很成功,但受到了两极分化的批评,因为撕裂了某些人对于未来仿生人世界的期待。故事笨拙和脱节,未能利用它的核心主题,因为它如此努力地让游戏变得有艺术性,却变成了不同于底特律仿生人系列游戏。

       用一款文字游戏来讨论仿生人的未来本身就是很可笑的行为,超凡双生像一款:人类为追求自己的野心而简化选择的文字游戏,你完全不需害怕突如其来的剧情把你搞得不知所措,因为它的选项就那么几个。即便如此,仿生人主题本来是一个辛酸的旅程,反而被稀释和脱节。也许游戏的目标并不是为了认真讨论仿生人的未来。

《底特律:变人》一直痴迷于让角色屈服

       反观:底特律:变人中的康纳是游戏的亮点,警察分析犯罪现场、逮捕嫌疑人并试图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仿生人。他的性格曲线很好,看着他在面对压迫性的法律制度时慢慢地妥协,接受自己的人性非常引人注目。然而,到最后我们还是没有看到他的全部潜力。想象一下,如果整个游戏都集中在康纳的成长剧情上,因为他开始意识到自己在法律体系下的奴役的问题本质,我们会更加期望看到他如何对那些可能没有做错什么的罪犯实施暴力行为。

底特律:变人

       警察暴行是我们所有人都熟悉的社会问题,游戏中愿意以一种微妙的方式插入。让我们扮演一个比他所服务的整个司法系统更有人性的机器人。康纳开始意识到,他可以接受自己作为人类,但继续服务于一个认为他是可牺牲的世界,当他的角色变得无关紧要时被使用和抛弃的工具。在一款关于从逆境中崛起的游戏中,底特律:变人一直痴迷于让角色屈服。不要让玩家考虑其他的故事情节和情节转折。

仿生人

       以底特律:变人引领起来的仿生人风潮,我更担心这种平庸和过时的讲故事方法继续传播,最终的销售量真的证明底特律仿生人系列游戏成功了吗?而在我看来游戏中很大一部分只是把它当做个“仿生人”主题的游戏,而非认真探讨“仿生人”世界,这也误导我们如何理解仿生人的社会环境,可惜,一般玩家会乐意接受。
阅读更多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