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短篇小说| 仿生人_科幻轻小说_第二章

发布时间:2021-10-26 11:28
浏览次数:10



心理医生

虽然身体已经康复,但却一直被禁止下床和外出,除了如厕和吃饭,都躺或坐在床上,整洁简单的病房,无聊得可怕。

门总会悄无声息打开,漏出个值班护士的脑袋,看我是否安分守己。

医务人员都挂着“礼貌”的微笑,极少的互动,像24小时都被监控。

所以。现在唯一的乐趣只有:将手高高举起,让血液顺着导管回流到吊瓶,看着血液和吊瓶的溶液交缠混合,变成浅红色,再输送身体里来打发时间。

医生将留院观察的时间从3天延长到7天,理由是:语言与勾音不清楚,怀疑是“心理障碍”,需要心理引导,并安排了一位“卓越”的心理专家。



第四天

我正看着吊瓶里血液丝状般游离,门被打开,我没有发觉。

“你还真的是恶趣味呢”传来女人的声音。

我转头看向她,潇洒的短发,白皙冰冷的脸上挂着厚厚的灰色眼影,白衬衫与皮裤在她曼妙的身材下勾勒得凹凸有致。

我下意识拉了拉胸前的衣服,试图掩盖平平无奇的现实。

“你......是谁?”我问道。

她走了过来,双手叉腰,汹涌的波涛在我眼前摇晃“你的心理医生哦”,她眉毛轻佻,嘴唇露出微笑,一股淡淡的香烟味飘来。

她转过身,在随身的公文包里寻找着什么“我们赶紧把心理测评做了吧,我晚上还有约会呢。”

比起心理医生,第一眼给我的感觉更像卖低劣酒水的酒吧老板娘。

我摸向呼叫护士站的按钮,按钮由一条线连接,就在枕头边。

她瞥了一眼,快步走过来,白皙的手紧紧抓住我即将摸到按钮的手腕,手被深深嵌入床单里,一寸都移动不了。

“小姐,我可不想第一天当心理医生就被赶出去”。她拿起按钮,放在床头的柜子上,双手做出无奈的样子,说道“当然,你想一直留在医院里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在确诊书上签名”。

现在,我最不愿意的事情便是留在医院里,一分钟都不想,虽然她看起来不像好人,但我还是选择暂时打消去拿按钮的念头。

“我没有心理障碍”。我坚定地说。

“那要等做完测试再说咯”。

看我没再试图去拿按钮。

她丢给我一本心理测试题“一题不漏地做完”。

她拖着椅子到窗边,将椅背挨着窗户,双腿不雅地张开坐在椅子上,从口袋摸出一包香烟,娴熟地抖出一根,抿在嘴唇上没有点燃,看着窗外,夕阳的余晖洒在她脸上,中和皮肤的冰冷。

因为她的眼影真的很奇怪,不禁多看了一会。

“我的大小姐”她将香烟推到嘴边,指着手腕上的手表“快点写吧,我有约会”。

不过也没过10分钟,她便匆匆离开,去约会了。



第五天

她又过来了,还是穿着白衬衫和皮裤。这次没了眼影,让她的脸好看不少,她站在床尾,剔透的蓝色眼睛搭配白皙皮肤,笔挺腰杆把胸前地伟岸完整地体现出来,她斜斜转过头问道“听故事不?”

在我正准备拒绝的时候,她已经开始说“我跟你说,男人真的真的真的没一个时好东西!”

之后,整个下午她都在吐槽昨晚约会的男人如何离谱,之中还试图教会我怎么正确挑选男人与画眼影。虽然内容不怎么靠谱,但逻辑清晰,还能自圆其说。

对于眼影她有着超乎常人的理解:眼影是用来保佑身体健康,还引用了许多古埃及的案例。

她不需要补充水分,像打字机一样噼里啪啦大谈特谈,直达夜幕降临,她才离开。

此时我的耳朵已经嗡嗡作响。



第六天

“哟!”今天她穿着黑色上衣和深红色格子裙,各种银色和金色链条纵横交错,还一边向我显摆着手上的5.6个银色戒指,夸张的黑色眼影和猪肝色的唇彩。看起来就像亚马逊某个原始部落女人要出嫁。

她把椅子拉到我床边坐下来对我说“我看过太多《人》了,所以一开始我对你不是很感兴趣。”她拿起我的手饶有兴致地观察着“不过,真幸运,你是我没见过的类型”。

我抽回手,说道“是吗,那你还真应该多去外面走走”。

听完她夸张地笑起来“哈哈哈哈哈......”,是一种发自内心无法抑制的兴奋,胸部在我面前乱晃“你真的好有趣!”

“......”

笑罢,她靠得更近一些,眼神变得专注,看着我,在灰色的眼影衬托下,像夜晚的狼,她说道:“你可能已经发现了,你身上少了人必须拥有的东西。”

“什么东西?”

似乎对这个答案有点失望,她把身子缩了回去,戏谑地看着我“你猜呢?”

“......”

她站了起来“啊,突然又没那么有趣了,虽然现在还很早,但就这样结束吧,我走了,有缘再见”。

虽然只有三天,但某种程度上,我对她已经形成了依赖,在这无聊地病房,她是唯一的色彩。

我随便问了一句,想挽留她“你......叫什么名字”。

她把手指放在嘴边说道“秘密”。

“小气”。

我看向柜子,那一叠心理测试卷她一直没有拿走。

“你不是心理医生”。我说道。

“谁知道呢?不过至少我知道你需要的不是我,因为我无法填补你心中的空缺”。

病房的门轻轻打开又关上,她走了,一切又归于平静。

陌生的家
第七天下午,也一人来接我出院。

“爱丽丝大小姐,今天夫人正好有事外出,仅由我带你回家”。

“嗯”。

虽然表面装得若无其事,但心里多少有些失落,加上脑内的空白和这几天的烦躁,让我变得有些无法控制情绪。

我下了床,虚弱的身体失去平衡,跌跌撞撞,也似乎早就准备好了,轻轻扶住我的手肘,稍微稳住了身体。

“我自己能走”。我甩开他的手,但下一瞬间就觉得有些愧疚,像一个蛮横不讲理的女生在向一个陌生的老实人发脾气。

似乎猜到我的心情一样,也说道“爱丽丝大小姐,虽然夫人与老爷没有来,但他们心里十分牵挂,你的健康对他们来说十分重要”。

“嗯”。

换上一身洁白的衣服,打理了下头发,便出门了。

也走在前面,提着一个小箱子,里面是我换洗的衣物,他走得不快,让我能够轻松地跟上,伟岸的身躯替我抵挡那些好奇的目光。我想看看他的脸,有没有失落或者不开心,却只能看到修剪得整整齐齐的后脑勺上下晃动。

下了车,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竹林,沙沙作响。

也已经停好车,在一处很不起眼的小路入口等着我。

此时我的心情,像小河里的浮萍,不知道接下来面对的是什么,“家人”会接受我吗?我以前是什么样子?手脚慢慢变得冰冷,精神开始恍惚。

阳光透过竹林,斑驳地落在鹅卵石小道上,崎岖不平的地面硌得我脚底生疼。

大概走了15分钟的上坡,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由灰墙黑檐组成的低矮建筑,横七竖八整齐排列,似村似城。

整座大院是一个负阴抱阳的格局,东边是入口,是一个高耸的门堡,巨大的石头垒砌而成,中间一个拱形的门洞,门洞两边挂着黑色金漆的牌匾,“润芳林氏,源出东方”。

“也......大哥”我不知道这么称呼正不正确。

“爱丽丝大小姐,叫我也就可以了,您以前一直是这么叫的”。

“也,为什么我名字是爱丽丝,我母亲名字却是林润芳”。

“爱丽丝大小姐,在家族内,只有在成年的时候才有名字,而在那之前都是用义名,爱丽丝这个名字还是您自己起的”。

“以前的我起的么”。对于这些事,我都记不得了。

“是的,当时爱丽丝大小姐看了《爱丽丝梦游仙境》后一直缠着老爷,说要起这个名字,但老爷不同意,后来您去找太老爷,太老爷执拗不过才同意的”。也的语气没有波澜,但我心里却放下了心,因为这段故事让我觉得这个家有点人情味,太老爷是什么样子的呢,是不是很宠溺我,心中有了一些温暖。

走入大院内,发现无论是地板的砖块、墙面、门第、还是建筑上面的挂落、栋梁都雕刻着无数装饰品,数不清的石神龛、狮奴和八角钱纹。

“还没好哦,再等一下,哈哈哈”银铃般的笑声从后面传来。

我转身看去,有些目眩,等我看清的时候,一个小孩子的身影从我旁边穿过,我顺势看去,是一个飘着乌黑秀发穿着洁白连衣裙的小女孩,一边跑着一边如早晨的霜雾般慢慢消散。

“爱丽丝大小姐?”

被惊醒般,我瞪大了眼睛,不远处也正看着我。

我看了看小女孩消失的地方。

好熟悉,但怎么都想不起来......
阅读更多博客